葫芦岛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大汉王朝未央宫内偏殿

2020/01/22 来源:葫芦岛信息港

导读

大汉王朝,未央宫内,偏殿。下午的阳光有气无力,从雕花窗棂里斜射进来,殿内精致而阴森。宫女小菊背对阳光,打点着一大堆布娃娃。她一抬头,看到

大汉王朝,未央宫内,偏殿。

下午的阳光有气无力,从雕花窗棂里斜射进来,殿内精致而阴森。宫女小菊背对阳光,打点着一大堆布娃娃。她一抬头,看到袖手旁观的太监小福子:“喂,帮帮忙好不好?等会儿太后来了,又要说你懒。”小福子不屑的道:“说就说吧,难道她老人家还打我一顿?”小菊怒道:“你说什么?”忽见两位宫女扶着一个小女孩儿来了,忙改口道:“参见太后。”

这女孩子就是小福子口中的“老人家”,也即西汉惠帝之妻、吕后之媳,太后张嫣。她挺着大肚子,显然怀有身孕,行动却轻捷得奇怪。小福子勉强躬身行礼。张嫣挥挥手:“平身。”从两位宫女手中接过一个做工精巧的布娃娃。

小福子嘴角一撇道:“太后真有雅兴,又弄了个漂亮娃娃来玩。”张嫣像是没听出小福子话里的骨头,只道:“玩?我当它们是姐姐妹妹。我自己就是个玩具,跟布娃娃有什么区别?”小福子阴阳怪气的道:“您别这么说,奴才听了可要折福。”张嫣懒洋洋的坐下道:“你本来就叫小福子,浑身是福,折不了。”眼角一扫,指指地下:“这些娃娃还没打扮好啊?梳个羊角辫儿能有多难?”小菊横了小福子一眼:“启禀太后,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小福子有恃无恐:“奴才事儿多,太皇太后吩咐了……”

“你少拿吕稚来压我!”

张嫣陡然站起,尖刻无比。

小福子、小菊大惊失色。他们想不到平时随随便便、无可无不可的张嫣,会一口叫出吕后的名字!刘邦驾崩之后,惠帝不过是个傀儡;惠帝死后,吕后这位太皇太后更是权倾朝野。凭他皇亲国戚还是元老重臣,在她面前也只能收敛畏服。眼下,这十三岁的“太后”竟敢直呼其名!

小福颤声道:“你……您叫了太皇太后的名讳?”张嫣词锋锐利,寸步不让:“我叫了,怎么样?你再告诉她去?你不就是她派来监视我的吗?你们欺我年幼,就什么都不懂?”小福子为她气势所慑,灰溜溜的惭恨而退。

小菊“扑哧”一笑,又不无担心的道:“您说他会不会去跟太皇太后学舌?”张嫣恢复了先前懒懒的姿态:“都到了这个地步,还怕什么学舌?来,我们给新娃娃梳头。”主仆二人一番忙碌,新娃娃的“头发”给做成了宫妆,眉心还点了个胭脂点。张嫣笑了,她喜滋滋的把玩娃娃,忽然愣住。小菊道:“怎么了?”张嫣道:“你看它像谁?”随即自己答道:“像先帝。”小菊神情悲亲戚:“说起来大行皇帝真是好人,走路都不踩死一只蚂蚁。”张嫣怔怔的掉下泪来:“谁知苍天不佑善人,才二十三岁就去了。”泪眼模糊中,她仿佛又见到了惠帝的音容笑貌,又回到了他们大婚的那天晚上。

那是个有月亮的晚上,新房富丽精工,案几上燃着“龙涎香”,袅袅的烟气冉冉上升。龙床上纱帐低垂。锦垫下是红枣花生莲子,寓意“早生贵子”;锦垫上躺着美丽天真、瑟瑟发抖的小张嫣。

房门一响,张嫣触电似的跳起来,双手紧抓被子一角,捂住上身。她才十岁,在娘家不是跟母亲睡,就是同奶娘睡,这一晚,因为吕后的一道懿旨,她成了亲舅舅的妻子,成了要与他同塌而眠的人。她时而迷迷糊糊如在梦里,时而又感到剧烈的恐惧。“皇后”这头衔虽然尊荣无比,却没给她半点安慰。

进来的是二十岁的少年帝王。他看着抖得筛糖儿似的外甥女,尴尬得进退不得。张嫣在床上行礼,声细如蚊:“皇上。”惠帝道:“免礼。”一阵难堪的沉默。惠帝没话找话:“今天迎亲的客人可曾失仪?”张嫣稍微放松了些:“没有。”惠帝又道:“聘礼都送到了?”张嫣道:“是。”说了一会儿闲话,张嫣镇定了许多:“我没亲眼看到聘礼,我妈不让我看。听弟弟说,是骏马十二匹,黄金万两。”惠帝在桌边的椅上坐下,拂一拂膝头:“他还说了什么?”张嫣毫无心机的道:“弟弟还说,‘嫣姐,皇帝要买你去哩。’”

惠帝看向窗外明月,语调忧郁:“买你的不是朕,是母后。”他瞧了一眼“龙涎香”,走到床沿坐下:“时辰不早,安寝吧。”

张嫣刚刚松弛的神经瞬间绷紧,缩到床角道:“不!”想想又加上句:“我不惯跟生人一起睡。”惠帝叹了口气:“朕是天子,一言一行要对得起上天,所以……”他压低声音道:“我不会做禽兽 之事。不过你要与朕一起瞒着母后,让她以为我们是一对……真正的夫妻。”他年轻的脸上第一次露出微笑:“就当是陪朕玩一个游戏,好不好?”张嫣如释重负,拍手笑道:“好,就像我在家中和小菊他们‘过家家’一样。”惠帝笑着点头,宽衣上床,睡到另一边,温和宽厚。

龙凤烛的火光跳了一跳,金色的火焰像皇权一样神秘辉煌,也像皇权一样令人眩晕。隔着三年时光往回看,张嫣的泪水也镀上了一层金色,伤感中含有迷离。她抚摸着手上的布娃娃,充满了今昔之感。

小菊劝道:“太后,您别难过了,小心哭伤了身子。”张嫣揩着泪道:“难过难过,日子再难也还是要过。”

小菊倒了茶来,张嫣伸手接过,一手撑地:“肚子怎么这么重啊?”赌气站起。小菊道:“小心!”张嫣道:“怕什么?本来就是假装的,还怕动了胎气啊?”小菊惊道:“小点儿声,”左右一望,悄声道:“我刚才说小心,是叫您站得轻一点,慢一点。”边说边示范给张嫣看:“你看,像这样。”

张嫣忍不住笑了:“倒像你生过好多孩子似的。也对,哪有人大着肚子还像我这么利索的?”小菊神色严重,侍立一旁:“太皇太后要是知道您假怀孕,不只您和小菊性命难保,还可能诛连全家!”张嫣打了个冷战道:“这事儿不能怨我!小菊你知道,当年我与先帝有约,只做名义上的夫妻。太皇太后见我三年不孕,威胁说要杀掉整个后宫,让我受先帝专宠!我真是谢谢她了!先帝再三求我,我才不得不买通御医,说是怀了龙胎。这节骨眼儿上先帝驾崩,我又不能改口,这‘孩子’,”她气得用力一拍肚子,发出“嘭”的一声:“这个‘遗腹子’,它能不‘长大’吗?”小菊道:“是是,不是您的错,您是好心救人,弄得骑虎难下。”张嫣站起来伸个懒腰道:“还能瞒她一辈子吗?再过几个月‘瓜熟蒂落’,真不知怎么办呢。”

外面突然传来小福子的喊声:“太皇太后驾到————”张嫣小菊连忙噤声。吕后在小福子的搀扶下款款走进。几对宫女紧随其后。小福子恭请吕后坐下。张嫣、小菊下跪请安。张嫣跪得太急,小菊连使眼色,叫她这个“孕妇”行动迟缓一点儿。张嫣吐吐舌头。

吕后淡淡地道:“平身吧。”小菊扶张嫣起身。吕后目视张嫣:“还呕吐吗?”张嫣垂头,恭敬地道:“御医开了宁神养气的药,今儿吐得好些。”吕后道:“皇室这一脉骨血,你要好好珍护。”张嫣道:“是!”吕后话风一转,道:“听小福子说,殿后水沟里常有药汁流出?”

张嫣、小菊浑身一颤。张嫣狠狠挖了小福子一眼。小福子面无表情。吕后站起来,逼近张嫣:“那些药材都是千挑万选,珍贵罕见,太后为什么要偷偷倒掉?”张嫣急中生智道:“药太苦了,下次叫人加点南枣,就容易入口些了。”吕后围着张嫣踱步,边走边说,每一个字都带着巨大的威压:“只怕不是药太苦,是胆太大吧?”张嫣强笑道:“不知太皇太后是……什么意思。”

吕后打个手势。小福子和几个宫女迅速扑上,三下五除二撕开张嫣外衣。一个大枕头掉在地上,两个布娃娃从枕头里滚出来。张嫣立刻恢复了苗条修长的身材。吕后声色俱厉:“先帝驾崩,举国上下都以你腹中孩儿作为唯一慰藉,你竟敢串通御医,欺上瞒下,逛骗本宫!你好大的胆子!”

张嫣并不求饶,戳穿了,反而少了顾忌。她倔强地道:“您既然知道了,嫣儿也无话可说,听凭发落,只求开恩饶了我家人。”吕后讥嘲地道:“你是当朝太后,你母亲是鲁元公主,娘家都是宗室贵戚呀。要处置你们,本宫总得先做点儿工夫,也不急于一时——可是那些帮你出谋划策的狗奴才,本宫绝不容他们再在宫里行走!”

张嫣箭步挡在小菊身前:“您想怎么样?”吕后并不看她:“来人,把小菊拖下去,杖毙!”小福子巴不得一声儿,幸灾乐祸地道:“遵懿旨!”小菊“扑通”跪倒,磕头不绝:“太皇太后饶命!太皇太后饶命!”小福子领着众宫女上前抓人,小菊挣扎躲避,张嫣阻止。小福子并不把她放在眼里,生拉硬扯。张嫣“啪”的一声,打了他个耳光。

小福子难以置信的捂住脸。张嫣怒斥:“混帐!往日你偷懒耍滑,嚣张放肆,本宫已经不和你计较;今天你还狗仗人势,目无本宫,可知死罪?你为难我,撕我的衣服,我忍你;你敢动一动小菊,冒犯我的姐妹,我就打醒你!”她转向吕后道:“小菊若有罪,嫣儿是主谋,更加罪不可恕,请将嫣儿一并赐死!”

吕后一笑,慢条斯理地道:“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你跟宫女怎能相提并论?”张嫣豁出去道:“您既精熟礼数、纲常,就不该将舅舅与外甥女错配鸳鸯!”吕后眯起双眼道:“立你为国母,足以补偿一切。”张嫣道:“我是国母,您就是国家的奶奶!说到底,大汉早已不姓刘而姓吕,大事小事早已不取决于帝后而操纵在您手中。先帝的意愿,嫣儿的幸福,在您眼中全都是芝麻绿豆!”

吕后双掌相击,道:“说得好,说得好!”

小福子犹在发愣,小菊跪着还不敢爬起。二人都呆呆看向吕后,不知她这句话是吉是凶。

吕后道:“不爱胭脂爱乾坤,本宫最恨的就是戚夫人那种妖妖娆娆的狐狸精。你有这样的胆色在我面前大呼小叫,倒也不枉了是我吕稚的儿媳妇。我问你,这几年来,我把国家治理得如何——粉饰精致的谎言本宫听得太多了,难得碰见个不怕死的,我倒想听听你的真话。”

张嫣虽不情愿,仍然实话实说:“您勤于政事,四更即起,休养生息,江山太平。”吕后道:“那为什么仍有那么多人诋毁本宫?”过了片刻,自己回答:“只因本宫是个女子,他们见不得女人掌权!”张嫣摇头道:“不全是。就算您是男子,您也只是明君,而不是周文王那样的贤君。”她语声沉痛,有一份超越年龄的沧桑:“您没有误苍生,却误了太多亲人的终生。”

吕后震动,沉默半晌方道:“小福子,回宫。”

小福子顾不得脸痛,忙拉开架式,扯开嗓子叫:“太皇太后起驾——”吕后打断他道:“好了,这一点路,不用喊得这么惊天动地了。”她走了几步,回头向张嫣道:“太后,你假装有孕之事,本宫会想法子为你遮掩;小菊这条命,也暂且饶过,只因为你是个敢做敢言的女人。”张嫣不卑不亢的道:“谢太皇太后。”吕后顿了顿又道:“一个过于直率的人,只可以钦佩,却不能亲近;只可以信任,却不能放任。你这一生注定要在此终老,别指望迁出去了。”张嫣躬身道:“嫣儿这一拜,是谢太皇太后的坦率。”

两个女人对视,良久良久,吕后扬长出门。小福子与众宫女随下。小福子生怕张嫣又为难他,跑得尤其快。

“砰”!沉重的关门声。随着这一声,张嫣软倒在地,与小菊相拥而泣。

风起了,翠竹帘子“啪啪”打着墙壁。张嫣拉了小菊起来,走到竹帘旁边。这一刻,她真希望她能化为清风,穿越千门万户,高墙深宅,飞出宫去,吹向无拘无束的民间。她一径儿望着那帘子,目不转睛的,望久了就有种恍惚的感觉。再定睛看时,翠绿的帘子已经泛黄,她的人也老了九年。

同她做伴儿的还是忠心耿耿的小菊,和那些默默无言的布娃娃。娃娃旧了,她的衣服也远不及从前那么华丽。小菊穿得更是寒素,殿内陈设也异常简陋。

隐隐的有音乐声传来,高一声,低一声。乐声喜庆,格外衬出这里的冷寂凄凉。

张嫣专心给娃娃换新衣,随口道:“外面真热闹。”

小菊悄悄抬头看她一眼,善解人意地道:“还是我们这儿清静。”张嫣笑道:“哪是清静啊,是冷清。你不用怕触动我心事,又添烦忧。”她如今是个二十来岁的丽人,出落得亭亭玉立,清秀绝俗,只是这样的姿容,却如山间繁花,自开自落,自生自灭,无人欣赏。

她道:“我已经被幽禁了八九年,有没有‘太后’的名份都是在坐牢。只不过以前是个锦衣玉食的囚犯,现在是个粗茶淡饭的囚犯。”小菊帮她一起给娃娃换衣服,道:“话是这么说,他们也太性急了些。太皇太后刚去世,就大杀吕氏一族;文帝刚即位,就让薄姬做了太后。也不用这么快就剥夺您‘太后’的尊号吧?”

张嫣放下手中打扮好的娃娃,拿起另一个:“他们没有杀我,没有算我是吕氏一党,已经是开一面。现在有饭吃,有衣穿,有娃娃消遣,咱俩又不用分开,还抱怨什么?”小菊豁然而笑:“那倒也是。也说不定哪一天,新皇大赦天下,放咱们回去。只要留一口气,就总有个盼头。”张嫣想说什么,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一笑。

小菊绝没想到,不到一年,她们就被迁往更加荒僻的北宫;更没料到,她们在北宫一住就是永远。

公元前16 年,在软禁了十七年之后,张嫣逝去,年仅三十六岁。她逝时略显憔悴,却仍是如花容颜;小菊无病无痛,却在她死后两个时辰停了呼吸。民间百姓怜惜张嫣一生凄苦,又敬她的刚烈自持,豁达随分,为她立庙,尊为花神——神像如临波仙子,翩若惊鸿。神像边上,不忘植上一盆小小的菊花。花朵或洁白,或淡黄,摇曳着,正像那个陪了张嫣一生的俏丫环。

共 506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精彩。少年太后张氏的一生在短短篇幅中道来,张氏、惠帝、吕后的性格、行为,从对话与回忆中都可一窥究竟。从女孩儿到少女再到女人,张嫣的一生都在后宫的幽禁之中度过,先经吕后专权,后经周勃政变,不变的只有花开花落花自赏,正如花神。【:韶薇】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09:29:24 因为吕后专权,造成了太多历史上至今让人唏嘘不已的事件,戚夫人成为人彘,汉惠帝目睹之后大大震惊从此沉溺酒色,早年而终,也有少年太后被禁锢的一生,哀之……

2楼文友: 09:47:26 对那段历史不太熟悉,但小说写得中规中矩。问作者好。 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乘胜前进!

楼文友: 12:46: 6 一个故事好似才开头,却已是结尾. 我安静的站在这里.看漫天云卷云舒,观庭前花开花落

4楼文友: 21:58: 凄婉而绝妙之笔。 发表文章近百篇

5楼文友: -02 15:44:12 相比剧作版的 张嫣 ,用几个起伏有致又左右主人公一生命运的故事场景,雕刻出一个命运坎坷的苦命佳人的命运轮廓。小说版的 张嫣 ,更有一种凄清不忍的传奇色彩,以少年的太后这个状态,做为张嫣一生的切入点,往前回溯往后延展都是一片凄苦苍凉,这过分肃然的命运本身,反而衬托出一众人物命运轨迹的曲折光彩。

受限于命运却始终坚守人性与自我认知的张嫣、义仆小菊、刁奴小福子、冷酷卓越的吕后、善良却沦为傀儡的惠帝 一众被命运置于不同位置的人物,在无数追逐权与欲的欲望里主动或被动的被淹埋,个中又以主人公张嫣不甘的挣扎(那怕只是意识层面的认知)和无辜的悲苦最令人唏嘘感慨。

小说看似拟传奇式的义仆化为花朵相伴花神庙前的结尾杜撰,实则更添一份悠长悲苦的意味。

6楼文友: 18: 7:10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

大冶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安阳治疗早泄医院
浙江治疗宫颈炎医院
常州权威妇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