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港

当前位置:

无上鼎炉第二百四十五章纯源妖体

2020/01/21 来源:葫芦岛信息港

导读

无上鼎炉 第二百四十五章 纯源妖体洛轻儿双膝微微恭起,安静的靠着木桶的缘壁,轻垂的黛眉映蕴着细腻娇白的脸蛋,静怡的神态,让已经绕到女孩

无上鼎炉 第二百四十五章 纯源妖体

洛轻儿双膝微微恭起,安静的靠着木桶的缘壁,轻垂的黛眉映蕴着细腻娇白的脸蛋,静怡的神态,让已经绕到女孩面前的墨尘有些不忍心打忧这份安详。

这几天洛轻儿很累,或许説她的心情很矛盾。爹爹平安无事的找到,让一路担心受怕的她终于有了依靠的感觉,本想着等墨尘归来便将一切告诉爹爹,可却是没想到他一眼就看出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并且发出了让她惊恐的怒吼。

本来是一个值得庆幸的事情,就这样被爹爹暴怒的神色给打的支离破碎,从来没有见过爹爹发那么大火的洛轻儿很害怕,但同时也很不理解,在她的记忆里那天是第一次跟爹爹dǐng了嘴“女儿跟墨尘是真心在一起,爹爹你为什么要阻拦,还説他那么难听的话,你们连面都没见过,难道他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吗!”

这是她的原话,女孩静抑在木盆中,回忆的思绪让她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不忍。

“他害了我女儿,难道还要我感谢这小贼不成,若是我见到他,非得就取了他的小命不可!”爹爹斩钉戴铁的回答让轻儿又忿又不理解,父女又是争辩了许久后,她才是从爹爹暴怒下抖漏的字眼中抓到了关键。

那是一段她从小到大都想问爹爹的秘密,可那天从爹爹¥dǐng¥diǎn¥小¥説,的嘴里听到后,她又后悔了。

“你和你娘一样,都拥有着炼气大陆最为奇特怪异的体质“纯源妖体”,拥有这种体质的人一生都不可接触太过复杂的东西,不管是温度、修炼、以及异性等等……”爹爹的面容很沉重,浑浊的眼眸中像是在回忆那远去的痛苦。

“总之,拥有这种体质的人,从生到老注定只能过着单调的生活,当初你娘和我相爱的时候,她为了不让我产生顾忌,选择了向我隐瞒,最后……她虽然把你生了下来,可却也应此离我们父女而去,这是老夫一生的痛,原本应埋在心中底不再去想起,可却没想到天意弄人,等你长到三岁的时候我才发现你竟跟你娘一般,拥有着相同的体质……”

已经头发花白的爹爹无力的坐在了她的对面,那隐藏不知道多少年的痛苦,第一次向她道来,可为什么自己的眼泪在流,她终于知道娘亲离自己而去的原因,可却没有想到这种叫‘纯源妖体’的东西,为何要一直纠缠着她们家,洛轻儿艰难的控制着自己不要哭出声,硬咽的轻泣看着停顿许久的爹爹接着道……

“我当时吓坏了,于是放下所有的事情带着你去到出尘帝都城南清静之处,借朋友的地方安顿了下来。就算是这样,我依然害怕你的身体会出现恶化,于是耗尽无数钱材凭借化武修为在我们家的小院设置了一个四季春秋阵法,为的就让你永远都生活在是春秋两季的鸟语花香之中,不去沉迷世外的复杂欢乐”洛老板似乎想起了什么,被眼泪打湿的瞳孔之中露出了一丝舒心的喜意,一旁的洛轻儿毅是息了息着俏鼻,眼神中的甜密显然是回忆起了童年爹爹对她的好,不自觉玉手伸出帮爹爹抚起眼角的泪。

爹爹説到这里,后来的一切她自己已经明白,越长越大的她开始对家心外的世界充满了向往,天天缠着不情愿的爹爹要去外面玩,没办法,那一年爹爹在家旁边当起了老板,办了个码头而自己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码头上的大姐大。

最后的情况,自然是墨尘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的平静。她也终于意识到为什么爹爹在发现自己跟墨尘发生亲密的事情之后,会生如雷庭怒火。

“可是女儿并不后悔,爹爹,能跟墨尘一一起是我一生最开以的事情,你不要怪他好不好!”那一天自己依然像平时一样扑在爹爹的怀里,只是硬咽的轻泣衰求声,少了以往的撒娇与稚嫩的语气。

爹爹老叹一声,没有再説话。

死!对于刚刚感受到感情的滋润的洛轻儿来説,自然是不甘心的。但这几天身体开始不时变得滚烫,阵阵的虚弱无力让她开始意识到,有些事情并不是她不想就不会发生。虽然爹爹找来了大量高级的丹药,服用了之后虽然能暂时压制住体内的滚烫气息,但她依旧不得不每天大半时间泡在这水里。

“爹爹去神凤谷底都已经十天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如果轻儿真的死了,连个知道的人也没有呢……!”女孩玉颈微微向后抑靠在木桶的缘框上,细唇轻启间,幽幽低沉的声音让那刚刚定下身形的墨尘突是一怔。

对于轻儿嘴里吐出的一大段话,墨尘唯一听清的就是那个“死”字,或许在听到这个字的时候,他就自动的将那些不是关键的内容给过滤掉了。额头上顿时是冷泪涔涔,哪里还顾得什么惊喜之类的准备,着急的出声道“轻儿,你刚才説的什么?”

“啊……!”洛轻儿正是自言自语之时,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出声,意识到自己此时还泡在木盆里全身不着半缕,瞬间就是吓得惊叫出声,慌乱的手舞足蹈间尽是水花四溅,大片的春光直接映到了不知所措的墨尘眼中。

“轻儿,是我墨尘!”墨尘忽忙的用手尽可能的挡住一些飞溅的水花,心中郁闷自己怎么不躲远diǎn的同时,大手也已经迅速伸出将女孩湿滑细腻的手腕在抓在了手中,对着已经睁开细眸,正忐忑怔神审视着自己的轻儿咧了咧嘴笑道“你这是故意的,我衣服都湿完了!”

“喀,墨尘!你……你来了!”洛轻儿不敢相信的眨了眨晶莹的明眸,木纳的呢喃声音带着梦境一般的迷惘。湿润的俏脸上补哧的可爱怔神模样,直让墨尘忍不住的捏了捏她的俏鼻。

“我这不是站在你面前吗,难道还能有假不成!道是你,这大白天的怎么尽説胡话呢?”装作不喜的斜了斜眼眉,墨尘手指轻轻的帮女孩擦去脸上的水珠,却是话刚説完,随着噗的出水声响,女孩突是从水中站起,在墨尘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扎到了怀里。

“呜呜,你怎么才来,轻儿可是每日每夜都盼着你快diǎn来把我接走呢,墨尘,轻儿好想你,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只顾得诉説自己心中的思念,对于生命己然不多的洛轻儿来説,能够跟墨尘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玉臂环着墨尘的脖子,女孩丝毫没的注意到自己正赤、祼着身体,湿、热、幽香与柔滑以及为刺眼而直观的方式冲击到墨尘的身体之上,让他手掌僵硬的不知道抱还是不抱好,墨尘眼角瞟到几米外垂地的帘布,眼中如抓住救命稻草般闪过精光,掌手探出一股吸力便是涌了出去。

嘶啦声中,柔软的绸布被墨尘扯到手中,在空中一翻转便是披到了女孩的身上,祼、露的玉背突是触到细腻的绸布柔滑,轻儿才是意识到自己刚才因为见到墨尘太过激动,竟然忘记了一丝不挂这事,当下脸颊与耳根瞬间浮现诱人的羞红粉色,扭捏间竟是慌乱的想钻回水里。

“别动,等会弄湿了可又得脱了换一条呢”墨尘手臂紧紧勒着女孩盈盈一握的纤腰,将那丝缓缓滚烫起来的滑腻柔软抵在自怀的腹部,嘴角扬起的坏笑让女孩扭捏的身体立马乖巧的安顿了下来。

接着洛轻儿只觉脚下一空,随着她惊慌的失叫出声,就看到自己包裹在柔软绸布中的凸凹小巧的身躯,被墨尘轻描淡写的横抱了起来。这种失重的感觉让洛轻儿不知所措,玉手更是不自觉的环紧墨尘的脖子,娇躯一缩犹如一只乖巧的猫咪,毫无反抗的往墨尘的怀里缩去。

墨尘身体散发出的熟悉的气息与力量让女孩心安,只是在心安的同时,又让她感觉有些不真实,在短时间内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的她,最怕的就是哪天有可能会跟墨尘阴阳相隔,那对于洛轻儿来説,这实在是比死还要沉重的打击。

可是,爹爹説过,如果找不到那个东西,轻儿的生命就会很快消失呢!女孩秋水眸子一黯,原本因为见到墨尘的激动与喜悦,也因为心底不愿舍去的担心,而又惴惴不安起来。

清澈的明眸泛起湿润,修长的黛眉轻眨,盯着那张她日思夜想的脸庞道“墨尘,真的是你吗,这该不会是轻儿太想你才做的梦?如果是梦的话,你可千万不要让轻儿醒过来,轻儿再也不想离开你了”

“傻瓜,如果这是梦,有我在,哪个不开眼的敢把你惊醒!呵呵,关键在于这可不是梦”墨尘装作一本正经,将轻儿柔软细腻的身躯轻放的床榻之上,轻笑出声,又是忍不住的捏了捏女孩的晶莹细滑的尖挺俏鼻。

“嗯……!”娇嗔不满的皱了皱娇小的鼻子,洛轻儿被放到床榻之上,却是不舍得松开抱着墨尘的手,两张近在尺尺的身躯静坐,都是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丝丝柔情与念想,许久的低声情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墨尘已经将洛轻儿娇小的身躯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女孩臀部不时扭动传来的柔软火热,将他心底的欲火也是勾引了起来,只是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发泄情欲的时候,正了正色语气沉着道“轻儿,刚才我进来的时候,听到你説什么“死去”,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不能有任何的隐瞒哦!要知道卢德已经把很多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跟我説了,我到这里来只是要听你的确认,千万能有任何的隐瞒!”

“啊,爹爹怎么把这种事情都告诉卢德,真是的!等他回来我一定要教训一番才可以!”洛轻儿突然俏脸腓红,一阵的扭捏间竟是娇羞的将脸蛋塞到墨尘的怀里,忿忿的声音毫不加怀疑的将污水扣在了她爹爹的脸上。

香风袭来,只有一层软布遮掩的两只大白兔随着女孩的扭捏动作,很是无意的在墨尘胸口来回磨擦,让某人直叫舒服之时也知道这欲擒故纵是用对了,马上抓住口风不松道“卢德也不是外人,让他知道些事情也是理所应当的嘛,好了,教训你爹爹的事情以后再説,先把你的事情交代清楚才是最要紧的!”

“我……!”轻儿嘟起小嘴,小脸缓缓的从墨尘的怀里退了出来,看到少年脸上毫不假笑的神色,绸布中的玉手竟忍不住伸到墨尘的手袖中,五指紧紧的相扣在一起,才是鼓起勇气道“我爹爹説…………”

轻声长话,尽是前些时候洛老板对洛轻儿説的内容,原本安然静坐的墨尘越听越惊,冷汗涔涔的同时又是狂骂自己,当初怎么就没能把持住呢,老天爷,你这是在戏耍我们吗?

“纯源妖体……这种就算是前世都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奇特体质,怎么会落到这个平平静静的轻儿身上”墨尘心中疑惑又是不安,纯源妖体他自然明白,是一种独立于七大属性之外的炼气世界最为纯净的躯体,从理论上説这种纯净的躯体,理应是炼气大陆最适合修习炼气的妖孽之辈。

纯灵之资……

可事实却是这种体质虽然纯净的毫无瑕疵,在炼气上面可以一日千里,却也因为这种资质太过逆天的原因受到天道压制,只要身体之内沾染了一丝的杂质,便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忧,这种逆天却又注定活不长久的诡异妖邪体质,便被大陆武者叫做“纯源妖体”

这种体质一但破掉纯源之身,便没有任何丹药可救,説必死无疑也不为过,最少前世雨丹城何等的权威,也没有任何炼丹师敢説能找到彻底根治这种奇怪体质的办法。

墨尘心中一黯,几欲闷血狂吐而去!原本她只平平静静的在出尘帝国城南当她的大姐大,没有自己的那一次鲁莽的话,轻儿根本不可能面临这种命危之机。

这可是千古大错啊,难怪洛老板想要我的命,如果我是他的话,那别説是要命了,焚尸炼油抽魂泣血那也算是轻的。若真的因为他的冲动让轻儿就此陨命,墨尘无法想像自己还有什么颜面信心活在这大陆之上。

女孩的声音很是轻缓,言词凿句间都是刻意的回避墨尘的过错,只有到一些不得不説的地方时,才会轻描淡写的説上一句,可这些又如何能瞒得过墨尘。

不知不觉,洛轻儿的话已经説完,看着已经完全失神于自责中的墨尘,一向清澈坚毅的眼眸中泛着愧疚的泪,牙齿刺到嘴唇中涌出的苦涩腥红,诉説着某人心中的后悔。

雾气萦绕的账篷中一时陷入了安静,洛轻儿不愿看到墨尘痛苦的样子,晶莹的泪珠滑过脸颊,滴溚落在绸布上的沉重声音,让女孩怀到墨尘起伏的胸堂掩声轻泣道“墨尘,你不要自责,一切的事情是轻儿自愿的,轻儿能跟你在一起已经心满意足,如果重来一次的话,轻儿还是会毫不犹豫……”

“我明白!可是轻儿……!”墨尘缓缓闭上湿润的眼眉,低沉一声后终纠是没能説出再多的话,在干涩的喉结滚动了几下后,突是豁然睁开道“轻儿!刚才你説你爹爹到神凤谷底就为了找一种叫“断魂草”的药材?!”

断魂草,是炼制七级丹药继魂丹的最主要材料之一。‘断魂草,纯阴奇宝!其草叶呈乌黑有莹光环绕,草分六叶成熟,只生于无风无阳无水无火之地,才能寻得’这是古书中关于断魂草的介绍。

只是瞬间墨尘就想到洛老板是想用继魂丹给轻儿继命,可是炼制继魂丹除了纯阴奇宝‘断魂草’之外,还需要另一种同样及为重要的东西纯阳之物“千年芝血”,这种药材他正好有!

墨尘差diǎn就没有大叫出声。“断魂丹”为七级继命的珍贵丹药,只要是个生灵吞下此丹都可继命十年,现在轻儿虽然已经吞服了大量丹药可以暂时的压制体内的生命流失,但墨尘清楚,这种压制决对是短时间的,完全不足已解决问题,唯有继魂丹才能够真正的起到一些效果。

这一刻,墨尘心中突有一能冲动,那就是立马冲到神凤谷里,就算是搜遍地下世界,他也要将断魂草拔出来!

秦皇岛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治病怎么样
安徽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威海治疗癫痫病医院如何走
泉州治疗阳痿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