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两界山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葫芦岛信息港

导读

两界山原名五行山,又名王母山,地域辽阔,物产丰饶,东西纵横八百余里,是世间少有的一座仙山。据说在王莽篡汉之时,一座奇峰从天而降,威震八方,给

两界山原名五行山,又名王母山,地域辽阔,物产丰饶,东西纵横八百余里,是世间少有的一座仙山。据说在王莽篡汉之时,一座奇峰从天而降,威震八方,给两界山又增添了不少奇幻之说。话说唐太宗征西剿匪,得胜而归,发现此山地处大唐国土的边界,于是下旨将五行山改名为两界山。唐王回归故里,留下数百将士在两界山疏通林木,开修栈道,以备西进之需。  因地域偏僻,人迹稀远,士兵们对两界山的传说充满好奇,有人说山中有神,也有人说山中有妖,每一种传说皆都充满神秘色彩。一位眉发飘逸的道士巡游此山,掐指算过,留下令人将信将疑的一段神话传说。白发道长说在两界山的某个山洞内关押着一只妖猴,据说妖猴当年大闹天庭,惹怒玉皇大帝,后被如来佛祖使用佛法将妖猴镇下于五行山下。那道人临走前还说,这妖猴已被关押了五百年,天庭即将赫免他的罪行。话虽如此,可五百年来两界山中终没有人发现关押妖猴的地方,所以也只是把巡游道长的说法当成一段有趣的故事。  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唐官兵开拔进驻,两界山周边渐渐增添了一些人气,官道旁陆续建成一些客栈、店铺,生意兴隆。两界山十里外的山脚下有个村子叫灵界村,灵界村依山而建,因村前一汪溪泉终年不干涸,浇绿了周边的平洼之地,非常适宜开荒置田。乡亲们看中这块风水宝地,许多庄户人家不远百里迁栖于此,或耕种,或捕鱼,或狩猎,过着丰衣足食的日子。  灵界村西头住着一对姓刘的父子,二人皆虎背熊腰,武艺了得,深得村户敬佩。父亲刘俊今年四旬露头,浓眉大眼,身形彪悍,十八般武艺样样具全,尤其善使一股白令钢叉。长子刘启,年方十八,擅长施箭,练得一手百步穿杨的好本领,只可惜山林中的历练太少,力道尚欠三分火候,进山途中常被父亲责备。父子二人不仅体格健壮,胆量过人,而且为人十分勤勉,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常把狩来的皮囊分送给村子中的年迈老人,深得众人喜爱。  不知何日,山林一带突然从西域方向串来了一黑一红雌雄二虎,两虎时聚时离,踪迹不定,连续咬伤数名进山巡路的大唐官兵,灵界村的平静从此被扰乱开来。在校尉李元的带领下,村中的猎户们决定随官兵一道进山除虎。两界山山石陡峭、林木繁茂,稍慢几步便难瞧见前方的人影,刘氏父子一边小心翼翼地寻觅虎迹,一边挥舞着柴刀斩劈荆棘,渐渐与众猎户失去呼联。  天色渐晚,二人迷失在山坳之间,越走越远,越走越觉得脊背飕飕地发凉。父亲刘俊暗呼不妙,决定停下脚步就地安营,他撑开牛皮帐逢,灵巧地在枝头间捆扎绳索。儿子刘启则手持利刃,四下里寻找水源,潺潺的水声听似不远,可走了一袋烟的工夫仍不见潭在何方,令他大疑惑不解。就在刘启是进是退犹豫不定时刻,一只九尺见长的雌性黑虎“嗷”的一声从身后窜出,张开利爪奋力向前扑去。刘启两耳生风,警惕万分,一个健步飞身闪到一旁,只可惜荒乱之中箭鞘坠入山沟,使他无法发挥远攻的特长。艺高人胆大,刘启仗着身材灵巧,不断地变幻身形在树与树之间躲闪逃避,伺机抽出短刀与黑虎搏斗。黑虎不但气势雄悍,出掌的动作也颇有几分灵气,它时左时右,时前时后,绝不与刘启的单刀做正面接触。十几个回合过后,势单力薄的刘启越来越觉得呼吸困难,动作僵硬,连续跋涉了几个山头尚未来及休整,又突遇恶斗,体力渐有所不支。眼看雌虎蓄势待发即将前扑而来,只有招架之功的刘启喘着粗气撒腿向一侧逃去。人在前方跑,虎在后面追,人与虎一跑一追,场面煞是惊险。刘启一边疾奔一边思考脱困之策,慌乱中不慎被横列的树杆撞到头颅,疼痛万分,几乎失去知觉。黑虎跳跃翻腾,似有泰山压顶之势,利爪眼看就要刺入刘启的腰臀。  两界山的密林深处有一座鲜为人知的天壁岩,十丈宽,百丈高,危崖耸立,峰谷之间像是石斧削过一般光整滑亮。踏过杂树林,壁石的底端是一片突兀之地,怪石嶙峋,鸟兽稀少,终年不见人迹。透过瘴雾隐隐可见天壁岩的谷底有一个半米见宽的山洞,洞中困有一山猴,毛发奇长,颜色与山体极其相近,不细看根本瞧不出是只被困的伶俐山猴。也不知这山猴是如何钻进崖洞中的,只留一头一手露在岩外,肩部以下全被卡在洞内,进出不能。众人有所不知,这看似普通的长毛猴绝非一般的山中顽猴,他就是白发道长所说的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那只妖猴,后被如来佛祖一掌劈落凡尘,受困于两界山中。妖猴在两界山困压了五百年,因峰端镇有神符,以致他所学受制,纵有天大的本事也无力挣脱。妖猴虽然法术尽失,再无力与天兵天将分庭抗礼,但对付凡间的虎豹豺狼还是绰绰有余。他远远地看见一只黑斑大虫追赶着一个身着短衫的弱冠青年,那青年眉清目秀,面相英俊,令他煞是喜欢。突见那青年被树杆撞倒,大虫风驰电掣扑将而至,虎爪即将刺入青年的腰椎。危急时刻,只见长毛猴翻转了一下灵巧的手指,麻利地从地上勾起一枚石子,轻轻喝道:“着”,飞石不偏不倚正中大虫的脑门。石子“突”的一声深陷头骨,黑虎躲闪不及,长啸一声倒头毙命。  刘启本已做好必死无疑的准备,突听黑虎发出撕心的痛叫,绵软瘫下。凭借猎户人家的机警,刘启的头脑迅速恢复清醒,以为有高人施放飞箭救了自己,于是一个鲤鱼打挺从草丛上跃起。他四下巡望,准备报答来人的救命之恩,可瞅了半天也没寻见救命恩人。正在疑惑间,突听不远处的断崖旁传来一串像猴子发出的怪笑声:“咦,嘻嘻嘻,哈哈哈,俺老孙在这儿。”  刘启大吃一惊,寻声望去,原来石壁远端一个长似雷公脸的长毛猴正冲他挤眉弄眼,龇牙嬉笑。还没等刘启抱拳答谢,那长毛猴又抢着说道:“嗯,你是谁,是来救我出山的师傅吗?师傅快来救我,俺老孙在此关押了五百年了,师傅快来救我。”长毛猴的嗓音比较尖细,音调高高的,说话的声音极像那七八岁的孩童。  刘启单腿下跪,双手抱拳,微微俯身后谢道:“多谢仙猴救命之恩,我是山里的猎户,今突遇猛虎,多谢仙猴伸手相救。”  “哦,不碍事,不碍事,俺老孙在这五百年了,也不知打死了多少只豺狼了。”那长毛猴像是闻见了什么香味,伸长鼻子嗅了嗅,突然改口道:“桃子?我好像嗅到了桃子的味道!”  刘启连忙解下腰襄,从布袋中掏出两颗水蜜桃,曲身递给长毛仙猴。  “仙猴,只有这两颗果子了,待我明天下山再给你多摘几颗水蜜桃。”  长毛猴也不答言,伸手夺下果桃,大口大口地吃将开来,毫不在乎皮毛上的斑斑灰尘。  “哈---,俺老孙五百年没吃桃子了,哈。”长毛猴一边吃着桃子一边舒着长气,半圆的眼晴一眨一眨的,表情极度兴奋。  刘启作揖答谢之际,父亲刘俊手持钢叉飞奔而至,怀着焦急的心情四下疾呼“启儿,启儿”。刘启连忙回身相迎,高呼:“父亲,我在这儿”。刘俊一个跨步跳到断崖旁,他先是看见草丛上的死虎,接着又仔细瞧了瞧狼狈不堪但完好无损的儿子,关心地问道:“启儿?”  刘启连忙给父亲引见,“父亲,这是救我一命的仙猴。”父子二人同时抱拳相礼。  “免了,免了,还有桃吗?不过瘾,不过瘾!”仙猴连说了无数遍不过瘾,露出一付毛脸猴子的馋相。据《西游记》一书记载,长毛猴原名叫孙悟空,因大闹天空而被关押在两界山下。如来佛祖不忍伤他性命,命令尊者在他饥时,与他铁丸子吃;渴时,与他溶化的铜汁饮。待他灾愆满日,自有人救他出山。这孙悟空吃了五百年的铁丸铜汁,今日初尝水蜜桃,大有蟠桃园偷吃仙果的味道,兴奋难挡。  第二天,当刘俊父子将九尺雌虎的尸首抬进军营的时候,整个营房一片欢腾,众将士像是打了胜仗一样齐声喝彩。尤其是灵界村一带的猎户,一一送上发自内腑的赞叹,夸赞李俊父子盖世无双,英雄过人。校尉李元身高七尺,体态修长,满脸的络腮胡须,一看便知是个骁勇善战之人。闻听有人射杀了黑虎,他露出一脸的灿烂,走出军帐亲自迎接凯旋而归的刘俊父子。他一只手拉着刘俊,一只手拉着刘启,满面春风大笑道:“待我禀报朝庭,一定重重有赏,营中要是有你们这样的悍虎之将,何愁不能早日荡平西域啊,哈哈哈。”众将士连忙附喝:“是啊,是啊。”众人在营帐前谈笑风生,营中的副官李二却不言语,而是围着黑虎的尸首连转了三圈,心中甚是好奇。这虎尸上下既不见刀伤,又不见箭伤,那这只雌虎又是怎么死的呢?八字眉紧锁,陷入沉思。  身为猎户人家,十八岁的刘启没有半点心机,加之心情亢奋,瞧李二不解的样子于是脱口说道:“是山中的仙猴用飞石击碎了黑虎的脑门,救了我的性命。”父亲刘俊眉头紧皱暗暗责怪儿子年幼无知,本想阻拦,可是已来不及了,于是连忙插话道:“这事真是奇巧,一群猴子从岩体上向下扔石块,恰巧击中了黑虎的天灵穴,救了犬子一命。”四下里,又是一片“啧啧”的称奇声,英勇的刘俊一向谦逊,所以对山猴掷石的说法众猎户深信不疑。副官李二先是“哦”了一声,继而从怀中摸出一绽纹银,硬是塞进刘启的手中,面带笑容地说道:“令子足智多谋,英雄盖世,如果入朝为将的话,一定能早日杀敌立功的啊。”  校尉李元本想在伙房安置一桌酒席来款待打虎英雄,可刘俊的心头隐隐有异,于是连忙推辞谢过。刘启虽然暂不明白父亲的心思,但他急着前往半山腰的桃园摘果,所以也委婉谢过。众将士抱拳相送,父子俩揣着银两转身离去。  望着打虎英雄的深厚背影,校尉李元在众将前又是一番赞叹:“虎将,真是虎将啊。”李二先是往左右扫视了一眼,后悄悄拽了一下李元的衣袖,用眼神告诉他回营说话。李元点了点头,然后大笑着颁布命令:“虎皮扒了,今晚喝虎酒,吃虎肉。对了,留一半虎肉送给灵界村的乡亲,算是对猎户的犒赏。”营房上下又是一片欢腾。  踏入帐营,李元坐在裘皮椅上示意有何要情。李二几步走近压低声音悄悄说道:“两界山有关妖猴的传说,想必你也听过?看来这是真的。”  李元眉目紧锁,一脸的诧异:“这,妖猴就算是真,与我等又有何关联?”  李二表情凝重,吞吞吐吐地说道:“如果我们将两界山的妖猴抓了,上报朝庭,算不算为民除害,大功一件?”  提及加官晋爵一事,李元豁然开朗,二目中立刻焕发出喜悦的色彩,他连忙点头称许:“妙极,妙极”。前有李广射虎而封侯的故事家喻户晓,如果他带人将妖猴除去,定将是大功一件。届时官升三级,美名流传,必定胜过他李广射虎。  酒足饭饱,美美睡了一晚的刘启早早醒来,在父亲的叮咛下他背着沉重的行襄独自一人改走小路向山涧进发。此番再进山他神色从容,表情欢悦,布袋中整整背了二十颗桃果。那是用来答谢仙猴的,好解他五百年饥渴。  离天壁岩还有一百来步,视线虽然被枝叶遮挡,但他清清楚楚地听见有人正与仙猴大声对话。来人声嘶力足,像是在向仙猴索还什么宝贝。  刘启跳到一颗矮树上拨开树叶张望,此时此刻,那救他一命的长毛猴正被一个撇着龙须的绿袍老者骑压在身下,丝毫动弹不得。只见龙须老者探出右手,指尖突然变得又细又长,像钢针一般细小,阳光下透露出白晰的光泽。老者把右手食指截进长毛猴的左耳,不停地回来搅动,像是在耳中勾寻什么东西。  长毛猴的耳膜虽然又痛又痒,但他仍然大声讪笑:“好痒,好痒,敖广老儿,用力,再用力些,俺老孙五百年没这般舒服了,嘻嘻,嘻嘻。”  绿袍老人搜索了一番,毫无所获,但仍不甘心,厉声喝道:“你这猢狲,快将那定海神针交还于我,饶你不死。”说完,老者又探出左手,锋利的钢爪向孙猴子的右耳刺去。  “住手!”刘启手持短刀,纵身跑到离绿袍老者五步的地方,高声厉喝。龙须老人正为定海神针的事情被孙悟空纠缠的心烦意乱,突见一披着兽皮的男青年跑来多管闲事,心中甚为恼火,于是轻轻一甩袖袍,一道疾风随即而出。刘启与蓝衣老人并无仇恨,他故装强势只是想喝退来者,并无伤人的意图。突见一道刺眼的光束划破天空,隐隐间光束中显现出一个硕大的手爪,带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怕力量将自己横扫半空之中,身体像是秋风中的落叶,旋转个不停。刘启的心陡得一惊,老者是何方高人?武功这般了得。  “敖广,他只是凡间的百姓,你不能伤害他,难道你不怕触犯天律吗?”长毛猴发出凌厉的叫声。  那叫敖广的老者,乍听来人只是凡间百姓,头脑顿时冷静下来,手腕微转将袖袍轻轻收于臂下。刘启应声跌下,顺着斜坡连翻了三个跟头,手脸被灌木划出多道血痕,卧在草地上痛疼不己,五腑六脏像是翻江倒海一般难受。  “敖广,这两界山上有二尊守候,你胆敢在天庭下犯戒,我到玉帝老儿那告你一状。”长毛猴勃然大怒,龇牙咧嘴,右手不停地挠着耳廓,“嘶嘶”声不绝。  “五百年了,今天,无论如何我要收回那定海神针。”敖广老儿不为所动,迅速地把铁指截进长毛猴的左耳,左右翻转,然望能在耳廓中触摸到一条细长的硬物。长毛猴脸色胀的通红,长毛猴强忍着钻心的疼痛,但嘴里拒不求饶,仍像没事一般笑道:“痒,痒,痒!” 共 1090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疗男科研究院
昆明的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饮食方案都有什么呢
标签